首頁 > 新聞 > 本網評論 > 正文

開會之樂

寫下本文題目之前,頗為猶豫。其一,我是個怕參加種種會議的人,自離開家鄉二十余載,以寫作為業,極少參加過什么會議,對很多開會的名堂知之不多。其二,寫此文很可能會得罪某些開會成癮、開會入迷,一段時間不開會,便食不甘味、寢不安枕,覺得活得沒勁的人。但既然有感想就要將其寫出,是我給自己定下的規則,于是便不計后果,將對開會的感想湊成一篇文字。

多少年來,我是一個以寫作,準確地說以寫作雜文為主業的人。但我卻二十多年沒參加過什么與雜文創作有關的會議(車旅費全包的省市雜文學會的年會除外)。其主要原因,乃我是個文學個體戶,參會的車旅費沒處報銷。其次是信奉寫作是一種個體化的勞動,只要埋頭碼字、碼出好作品即可,長期不與外界聯系(報刊、出版社除外)。直到近幾年,我看到種種關于會議報道的消息,才知開會被許多人視為大事,以致視能參會為樂、能參會為榮、能參會且鬧個頭銜而沾沾自喜,自以為有所得。

先說視能參會為樂。蓋有些人,供職于與某些會議有關的部門,且擔任頭目,開會往返路費和會務費可以報銷,故一有開會的消息,便樂顛顛前往。據我所知,這些所謂的筆會、座談會、采風活動,其主要內容是以玩樂為主,開會次之。對于沒去觀光過的風景區,即使自費參會也很值得。大多數的會議,只有半天是在聽某些人的報告。那是最乏味的時刻。某些人水平不高,卻靠官職和財富等混得個什么會長、什么主席,高踞主席臺上,發言或羅里巴嗦收不了尾,如懶婆娘的裹腳布,又臭又長;或東扯葫蘆西拉瓢,離題萬里,不知所云;或通篇空話、大話、套話,不是老生常談,便是官腔官調,令人昏昏欲睡……但乏味膩煩終有時,隨后便進入了歡樂谷:宴飲碰杯也,觀花看景也,結朋交友也……不亦樂乎!至于開會的內容,則“猶如東風射馬耳”。開會的效果,只見于自吹自擂的報道,而不見成果。

二說視能參會為榮。有些人接到某會通知,要在微信群里曬之炫之,以證能參會,乃了不起的人物。他不參會,此會議便暗然無光。而他能參會,則如要人參加國際峰會,光芒四射!能在會議聽眾席占一坐者如此,若能高踞主席臺上,傲視群氓,或端坐于主席臺正中,舉手投足有人拍照,開口講話有人錄音,臺下掌聲雷動,此起彼伏,經久不息,更是有霸主之尊榮。下了主席臺,則有人求其簽名,與其合影,粉絲簇擁,美女挽臂,杏眼流盼,燕語盈耳,更是飄飄然如九五之尊降臨民間也。

三是參會有所得。因參會謀得一響亮頭銜,或某某長,或秘書長、或掛名之某副長、理事之類,則視為參會之大收獲。之后參加種種活動,文字簡介必填,主持人介紹必報,寫之生輝,讀之響亮,乃其人生之大樂。與二三編輯混個臉熟,得以發上一兩篇小作,或勾上某個美女,相談甚歡,如王羲之所言:“或取諸懷抱,晤言一室之內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”此樂何及!種種頭銜之功用,可以炫身份而唬眾人,粉絲聽之頓然仰視,恭維贊嘆之聲不絕于耳;編輯睹之備感惶恐,不敢不發表其大作小作與劣作。于是乎,參會一場,收獲滿滿,并可以享之永久。其所得亦大矣!

開會既有如此之樂,故有些人不遠千里,逢會必趕。能動用公帑者,樂得享之;不能動用公帑者,自費也要趕會。我曾從微信群得之,有人參加某全國性會議,未能“當選”頭目,竟“另立中央”,旁起爐灶,成立某某會,自當頭目,與其抗衡。更有在群里相互攻擊,惡語狺罵,丑態畢露,斯文掃地者。不亦悲夫!

寫到此,不禁要向那些開會癡、開會迷們進一言:你即使參加一百次會議,你的水平也提高不了一寸;你如果只是中學生水平,開上十年的會,也不會因而具有大學文化。信之否,信之否?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0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加入我們 | 版權聲明 | 手機訪問 | 網站地圖 | 留言反饋 | 我要投稿
中共滁州市委宣傳部主辦 滁州日報社承辦
Copyright?2009-2010 Chuzhou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報社 版權所有
皖網宣備3412015001號 皖ICP備11004325號-1 熱線電話:0550-3022685
湖北赖子麻将下载